一次完美的阴谋:巧借改立国君之名,五年内清除政敌、独揽国政

齐景公人生最后十多年,一定过得十分舒坦:在他有生之年,终于见到了晋国霸业的衰落。不但诸侯集体背叛,晋卿内部的矛盾也彻底激化,以致晋国内乱不休。从齐顷公时起,齐人就在等待着这一天,齐景公自然不会错过良机。他趁机大力联合诸侯反晋,强力支持范氏与中行氏作乱,让晋国六卿内乱持续长达八年之久!这次晋人内乱,也让齐景公成为史上第二位攻入晋国的齐国国君!

这段时期内,齐景公频繁与各国诸侯会盟,隐隐有再当东周霸主的势头,这如何能不让齐景公日子越过越舒坦?

然而,越快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自从公元前547年接替哥哥齐庄公成为国君以来,齐景公执政已五十余年。岁月始终不饶人——齐景公也老了!齐景公年纪一长,众大臣就更关心谁将会成为太子。

当年齐景公送燕简公回国时,燕人把燕姬嫁给了他。后来燕姬就成了齐景公夫人,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惜,这个儿子没能长大成人就夭折了。到了晚年,宠妾鬻姒又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名为茶。老来得子,让齐景公兴奋异常。在与公子茶嬉戏时,齐景公竟然甘愿被他当牛来牵,一个不小心还把自己牙齿给撞断了!所谓“俯首甘当孺子牛”的典故,就出自于此。

见齐景公如此宠爱孺子茶,齐国大夫都害怕他会成为太子,那齐国就迎来一位幼君了!

于是,众大臣前来探齐景公口风:“国君年龄渐长,却还没有立太子,该怎么办?”众人心意齐景公心知肚明,答道:“诸位不要太过忧心了,姑且享乐就好,何必要担心没有国君呢?”

公元前490年秋,齐景公去世。临终前,他嘱咐高、国二氏立孺子茶为君,并将其他儿子都赶到了莱地(今山东烟台的莱山)。10月,见幼弟被立为国君,公子嘉、公子驹、公子黔逃到了卫国;公子鉏、公子阳生则逃到了鲁国。

为确保幼子能当上国君,虽然齐景公赶走了群公子,但他却忽略了一点:自齐灵公以后,高、国二氏的实力与威望都大不如前了。

齐灵公时期,强力打压高、国二氏,崔氏与庆氏崛起;崔氏、庆氏被推翻后,高、栾、鲍、陈四大家族兴起;公元前532年,高氏、栾氏赶出了齐国,鲍氏与陈氏就成为硕果仅存的两大家族。

齐景公时期,陈氏家族通过大斗借出、小斗回收之法,让齐国民众“归之如流水”。虽然后来在公室压力下,陈氏被迫将自家采邑分给没有俸禄的齐国公族,但此举意外地让陈氏在齐国更加得人心。所以,齐景公一死,齐国威望最高之人就成了陈氏家主陈乞。

齐景公把孺子茶托付给高、国二氏,有没有咨询过陈乞的意见?

陈乞,即陈僖子,为陈无宇之子。

见齐景公立了幼君,陈乞深为不满,便有改立国君的念头。但孺子茶是齐景公生前指定,又有高、国二氏扶持,想改立国君可没那么容易。要推翻孺子茶,除非先除掉国惠子与高昭子!

高、国二氏虽然实力没落,政治地位却高。贸然对他们下手,必将引祸上身。该怎么办呢?

为接近高、国二氏,陈乞每天上朝都必与他们同乘一辆车。三人在一起时,陈乞就故意在他们跟前诬陷其他大夫:“这些人个个狂妄自大,都在想着法来对付你们,一定得早做准备!”下朝后,陈乞又私下向众大夫煽风点火:“高昭子、国惠子二人挟持幼君,天天策划谋害诸位,各位为何不能先下手为强?”

在陈乞多次煽风点火之后,齐国大夫都害怕遭遇被害,就答应了他。

公元前489年6月,陈乞、鲍牧两人领头,穿着皮甲率领诸大夫进入了齐君宫中。高昭子得知后,意识到陈乞等人即将作乱,立刻联合国惠子率军前往保护孺子茶,却在庄(齐国都城街名)被陈乞等人击败了!

战败后,国惠子被迫逃亡莒国,高昭子、晏圉(晏婴之子)、弦施等人则逃到了鲁国。

将公室诸大臣都赶跑后,陈乞就开始正式策划改立国君之事了。

8月,陈乞派人到鲁国,去请公子阳生回国。

突然接到陈乞邀请,公子阳生不知道他用意,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于是,他便驾车去找公子鉏商议。因为害怕泄密,两人还偷偷来到了曲阜郊外,郑重地商讨此事。商量过后,公子阳生命家臣与儿子先留在鲁国,待他回国明确局势后再接他们回去。

到达齐都临淄后,公子阳生故意趁夜色降之际才进城。可在他进城之时,还是被齐人认了出来。瞬间,公子阳生回国的消息就传得满大街都知道了。众人知道是陈乞将公子阳生召回,却都不说破。所以,唯独齐国公室害被蒙在鼓里,对公子阳生回国一点都不知情。

一见到公子阳生,陈僖子大喜,立刻安排他住进了家里。

10月,陈乞突然邀请诸位大夫前来家中赴宴:“我常儿的母亲主持祭祀,备下了菲薄菜肴,请各位前来赴宴!”在齐国,陈氏原本就深得人心;听说他要请客,齐大夫无不前往赴宴。宴席之上,陈乞将阳生装入一布袋内,放在座位中间。等众人来齐后,陈乞当众解开布袋,阳生就展现在众人面前!就在众人还在惊愕之时,陈乞却大喊道:“这就是齐国之君啊!”诸位大夫早就听说了陈乞召回阳生之事,见此情景也不想为难陈乞,纷纷顺势下拜。

可此时喝得醉醺醺的鲍牧却偏偏要扫陈乞之兴:“你忘记景公当年为孺子茶当牛做马、甚至还折断了几颗牙齿之事了吗?现在还要来背叛他?”鲍牧之意,孺子茶就是齐景公指定的接班人,要另立国君,就是背叛齐景公!

被鲍牧这么一搅和,现场气氛裂孔就显得尴尬了。不少大夫都开始互相察言观色,暗暗后悔起来。

眼见改立国君之事就要毁于一旦,这时公子阳生却主动站了出来,对着鲍牧行起了稽首大礼,说:“您是奉道义的君子!如果我能作国君,必定不会杀死任何一位大夫;如果我不能作国君,也请不要杀死先君的任何一个儿子。符合道义就进,不符合道义就退,怎敢不唯您是从?不管是废与兴,我都希望不要发生流血冲突!”

阳生表现得如此冷静,反倒把鲍牧给吓醒了。虽然鲍氏是当前唯一能与陈氏抗衡的大家族,可现在是在陈氏家中。此时鲍牧坚决反对立公子阳生,万一陈乞强硬起来,他恐怕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想到这,鲍牧一时胆怯,口气也软了下来:“立谁都不是景公之子?”于是,鲍牧也答应与众人盟誓。

在陈乞上下其手的策划之下,公室重臣都被赶跑,其余大夫都答应改立国君,孺子茶顿时成了孤家寡人。陈乞等人命胡姬将孺子茶带到了赖地(山东济南章丘区西北),又赶走孺子茶的母亲鬻姒,并将忠于他的大臣彻底清除干净。随后,众人正式立公子阳生为国君,是为齐悼公。

齐悼公能坐上国君之位,全靠陈乞鼎力支持。然而,陈氏势力如此庞大,却又让齐悼公内心有所畏惧:万一哪天陈乞又要改立孺子茶,该怎么办?

不久后,齐悼公就派大夫朱毛给陈乞传话:“没有您我当不上国君。然而,国君不是器物,不能有两个。器物多了不会匮乏,国君多了却会生乱,所以才敢对您谈及此事!”齐悼公传这话给陈乞,一是逼着陈乞杀孺子茶表忠心,二也是希望消除潜在的威胁。

在众大夫盟誓之时,齐悼公口口声声说“不希望发生流血冲突”,现在是自己打自己嘴巴了!

齐悼公要杀孺子茶的意图已很明显,可陈乞会动手吗?

听了朱毛传的话,陈乞半天不作答,突然间却泪流满面:“国君难道还不敢相信群臣吗?齐国现在内有饥荒,外有兵革之患,幼君难以治国,所以才要改立长君,期盼长君能容忍群臣。否则,孺子茶有何罪过?”

齐悼公原本就居心不良,被陈乞这么一回,心里也暗自后悔了。不过,齐悼公是后悔自己的险恶用心被人识破了,而不是杀孺子茶这件事。

原本是想将陈乞拖下水,却没想到他如此狡猾、不上当,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朱毛主动替齐悼公扛下了这一重任:“国君大事可咨询陈子,小事自己做主就行了!”于是,齐悼公就派朱毛将孺子茶迁往骀邑(今山东潍坊);可在半路上,朱毛就趁夜色将他给杀了!

除掉了潜在的最大威胁,齐悼公还不甘心。两年后,齐悼公又找借口将曾经不愿立他的鲍牧也给杀了。

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公元前485年,在吴王夫差率兵伐齐之际,陈氏又杀死了齐悼公!(《晏子春秋·内篇谏上》)从此后,陈氏一族就独揽齐国国政。又过了百余年,陈氏取齐而代之,姜齐从此绝祀!

齐景公死后,陈乞就在公室和齐国大夫之间上下其手,成功地将忠于公室的高昭子、国惠子、晏圉等等赶出了齐国;其后,陈乞马上引导齐人改立公子阳生为君;在改立国君的过程中,挑起了齐悼公与鲍牧之间的矛盾;齐悼公杀死鲍牧后,趁着外敌入侵,陈乞最后又杀死了齐悼公——短短五年内,就能将政敌清除得干干净净,还能不伤己自身羽毛,这真是一场完美的阴谋!

在齐国史上,齐景公算得上是一位颇有作为的国君。可他死后数年,齐国国政就被大臣轻松窃取,这却是为何?

表面上看,这是齐景公在安排接班人时犯了错:立年幼的孺子茶为国君,给了陈乞以可乘之机。可更令人惋惜之处在于,在公子阳生回到齐国之时,齐人明知道他是被陈乞召回,却无人向公室举报!这充分证明齐国人心已归于陈氏,而不归于公室了。

齐景公一生执政58年,生活极度奢侈,厚赋重刑,对百姓压迫过甚,以致民间怨声载道。时人宣称:“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百姓都不念国君之德,谁还能反对陈氏改立国君?

陈乞设计的这场阴谋,之所以能成为完美阴谋,正是因为背后有齐国百姓的广泛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