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减值算什么?益佰制药实控人押上全部身家也徒劳

摘要:医药企业遭遇黑天鹅,仔细看下来也没有意外,有的反而比科技企业问题还多。

作者|川扇假

排版|十一

用小富即安来形容中国的医药产业是十分贴切的,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有产品和渠道后,就算是不能做出多漂亮的业绩,至少不会太差。但最近医药企业遭遇黑天鹅,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称为防御板块的医药行业,反而比科技企业问题还多。

益佰制药的黑天鹅不算重,毕竟之前已经放出了风声,计提商誉减值10.19亿元,2018年净利润同比由盈转亏。益佰制药过往稳定增长的趋势和多元化的战略,也随着黑天鹅的出现彻底破碎,甚至因为较为激进的企业发展规划,使得益佰制药不止埋了这一颗雷。

第一雷:商誉减值(排除中)

因为大额商誉减值,益佰制药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女子大药厂和中盛海天初始商誉确认的具体计算过程及相关依据,并说明商誉确认和减值计提是否合理。上交所还询问爱德药业(北京)有限公司等四个公司近年经营业绩变化,以及对未来经营的预测变化,说明对上述子公司大幅计提商誉减值的合理性。

益佰制药产品涉及肿瘤、心脑血管、妇科、儿科、骨科和呼吸等多个治疗领域,拳头产品有洛铂、艾迪、康赛迪等肿瘤药和杏丁注射液的心脑血管药物,这些产品是公司传统势力,随后公司开拓非肿瘤药品上如妇科、儿科用药等,有葆宫止血颗粒、金莲清热泡腾片等产品。

这次商誉减值的雷正是出在新开拓的产业上,这直接导致公司的利润大幅亏损,在2018年益佰制药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8.83亿元,同比上涨1.98%;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7.25亿元,同比下降287.21%,而在2017年益佰制药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88亿元。

根据益佰制药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商誉原值18.85亿元,本期计提商誉减值10.19亿元,其中女子大药厂商誉原值4.82亿元,前期已经计提商誉减值446.57万元,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3.6亿元;中盛海天商誉原值6.05亿元,前期未计提商誉减值,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4.86亿元,两家公司是此次商誉减值的大头。

2013年益佰制药用5亿元收购女子大药厂,其产品主要为妇科、儿科类用药。在益佰制药收购女子大药厂时采用的是收益法评估,预计女子大药厂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达到5972万元、7716万元、8770万元,而实际上,2015-2017年,女子大药厂全资母公司苗医药的净利润分别为1417万元、3112万元、3162万元,2018年净利润3366万元。2017年便有对女子大药厂商誉减值的呼声,但益佰制药愣是扛着压力只做了447万元的减值准备。

另一家公司中盛海天更是奇葩,是妇科类医药公司,主导产品葆宫止血颗粒、金莲清热泡腾片是行业龙头产品,2014年益佰制药买下这家公司更不便宜,足足花了8亿元。中盛海天2013年营业收入为20000万元,净利润为3458万元,到了2018年中盛海天的营业收入为20316万元,净利润只有3026万元了,原地踏步的中盛海天顶着巨额的商誉愣是从未做过减值。

如果每年都做商誉减值,那么对利润的影响是长期的,索性要来就来个大的,益佰制药近20亿的商誉减值直接对半砍,不止是这两个花重金买来的公司,益佰制药自从多元化转型后,收购的公司越来越多,除了上述两家,还有长安国际制药、淮南朝阳医院、爱德药业、南京睿科等,都存在商誉问题,但一个尴尬的事情是,公司收购的资产,大多数是增收不增利,放弃两个包袱后,益佰制药在商誉上刚透口气。

每年营收都增长净利润却不见好转

第二雷:质押(待爆发)

在2018年末益佰制药与实控人窦啟玲还闹出过乐子,益佰制药要收购窦啟玲名下的6套房产,对于这次购置房产的目的,公告表示,益佰投资拟投资设立民营骨科专科医院,为满足医院经营需要,购置房产作为新医院经营用。

窦啟玲这6套商业类房产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后来有媒体发现,在周边均价1万多/平方米的情况下,益佰制药准备以2万多/平方米买的高价购买,这不只是炒房问题,更是收投资者智商税的问题,于是买房协议很快就解除了。

敢这么明着坑也是窦啟玲缺钱缺得厉害,其持有的益佰制药23.42%股份已经全部质押,而益佰制药股价,自2015年的37元/股高价,已经跌到6元/股左右,要不是今年年初整个A股的复苏,连5块钱都保不住了.

看着这样的K线图谁的内心不崩溃

益佰制药实控人目前遇到的困境,是当前市场行情下众多上市公司大股东的一个缩影,在市场行情良好的情况下,质押股票可以为股东融得资金,但一旦市场出现风险,股票连续下跌,恐怕会让股东手握的股票面临平仓危机,乃至危机控制权。

所以窦啟玲高比例质押情况下,已经不再顾忌脸面的寻找上市公司接盘,只可惜几年下来,就算钝刀子割肉也有割到头的时候,益佰制药显然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了,所以在它身上再想动刀,连部位都拿捏不准了。年报显示,益佰制药流动负债合计18.5亿元,非流动负债合计5.3亿元,而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5.5亿,比年初又少了一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1429万元,比年初少了68%,这样的公司让它拿出近2亿现金买房,只要有头脑的投资者都不干。

第三雷:医疗服务(埋设中)

传统制药产业增长乏力,新投资产业商誉越积越多,益佰制药转而将目标投向了医院资产,自2015年开始,益佰制药医疗服务产业主要为控股民营医院、与医院合作建设肿瘤治疗中心以及组建肿瘤医生集团。医疗服务板块是益佰制药近几年新开拓的业务,也是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2018年益佰制药医疗服务板块收入为8797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2.66%,同比增加22.44%。

益佰制药对医疗服务产业依然是以并购开路,目前已经布局有5家运营的医院(含淮南朝阳医院),1家在建医院;投资25个肿瘤治疗中心项目;设立了7家肿瘤医生集团。在买房闹剧中,益佰制药还提出建立骨科专科医院,只可惜买房项目失败后,益佰制药就没再提骨科医院的事,在2018年年报里也只字未提。

益佰制药的昏招不止如此,公司还准备出售两年前收购的淮南朝阳医院全部股权,溢价率仅为8.20%,而这家医院是益佰制药旗下效益最好的医院资产,在2018年实现营收43628万元,实现净利润7901万元,但已经被列为“持有待售资产”,益佰制药准备将其以6.6亿元转让。

尽管益佰制药医疗服务板块的收入在逐年提升,但经济效益却是良莠不齐,2018年全年,除淮南朝阳医院外,江苏灌南县人民医院实现净利润1939万元、绵阳富临医院实现净利润240万元、毕节市肿瘤医院亏损200万元。益佰制药把最好的医院资产出售,虽然目的是回流资金,但这种“崽卖爷田不心疼”被众多投资者反对,把优质资产出售,留下经营不佳或者需要继续孵化的资产,这应该是产业基金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益佰制药!

相关文章